Login
文章底部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在线文章 > T01

  据路透社报道,德国联邦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第一季度,德国经济与前3个月相比出现收缩,进入了经济衰退区间。在排除价格和日期的影响后,当季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0.3%,这是继2022年第四季度下降0.5%之后的第二次下降。该报告指出,GDP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意味着德国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

  负面信号

  德国财政部长林德纳表示,德国GDP数据显示出“令人意外的负面信号”,他还称,与其他高度发达的经济体相比,德国经济正在失去增长潜力。他呼吁德国政府必须采取行动,迅速“改变经济政策”。

  德国联邦统计局发布的新闻公报显示,持续的价格高涨继续成为德国经济今年开局的负担。经价格、季节和工作日变化调整后,德国一季度的家庭最终消费支出环比下降了1.2%,在食品和饮料、服装和鞋类以及家具等领域的支出都有所减少。此外,与上一季度相比,政府最终消费支出也下降了4.9%。

  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经季节调整后,德国5月商业景气指数从上月的93.4点降至91.7点,这是这个指数近6个月来首次下降。伊弗商业景气指数被视为德国经济发展的风向标。经济学家据此预测,今年第二季度德国经济可能陷入停滞。

  此外,德国工商大会(DIHK)近期对2.1万家企业调查后得出结论,预计今年德国经济增长将放缓,通胀将维持高位。

  DIHK执行委员会成员伊利亚·诺纳格尔表示,德国经济仍未出现全面回升迹象,预计未来12个月的前景仍较黯淡,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为零。

  多重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闫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德国经济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萎缩,主要是受乌克兰危机及能源危机的影响。乌克兰危机全面升级后,欧盟对俄罗斯连续发起10轮制裁,欧盟国家对俄能源进口减少,欧洲地缘政治与经济环境发生剧烈震动,经济遭受沉重打击。作为俄罗斯能源进口大国,德国受到的冲击更加明显。

  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经济学家蒂斯·彼得森认为,近期德国经济下滑的原因是高物价和利率上升。高物价降低了德国民众的购买力,导致消费需求下降,而利率上升则导致消费信贷减少。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4月份,德国通胀水平虽有所回落,但仍然高达7.2%。

  闫瑾也指出,欧元利率上升,使得德国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加之德国跟随美国对俄罗斯实施能源禁令,使自身饱受能源价格飙升之苦,高通胀抑制了居民消费能力,是造成经济低迷的一大原因。

  并不乐观

  彭博社指出,几十年来,德国一直是欧洲的经济引擎,但现在这种力量正在瓦解。

  闫瑾认为,德国是欧洲最大经济体,是欧元区经济的核心支柱。德国经济一旦“熄火”,将对欧洲经济复苏产生严重负面效应,影响外界对欧洲经济和欧元的信心。

  未来一个时期,作为“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经济增长动力还足吗?外界评价并不乐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今年4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计德国今年将出现0.1%的经济萎缩,明年将实现1.1%的经济增长,在欧洲经济体中排名靠后。

  “为控制高通胀,欧洲央行大概率会继续加息,欧洲央行官员也表示,欧洲央行加息将至少延续到今年7月,并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维持顶部水平。”闫瑾表示,但目前来看,乌克兰危机及能源危机推升的高通胀难以通过加息来平抑。同时,过度依赖加息或将抑制投资、消费和经济增长。

  闫瑾指出,德国后续的济走势将取决于四个因素:一是德国及欧盟如何应对目前普遍存在的滞胀问题;二是能否进一步增加投资、刺激消费,加快向绿色经济和数字经济的转型步伐;三是欧洲地缘政治危机能否缓解;四是德国自身如何消化国际环境带来的不良影响。若上述问题得以妥善解决,德国经济或能回暖向好。

文章评论

加载中~